南非前总统深陷丑闻黯然下台仍难逃涉腐追责

南非前总统深陷丑闻黯然下台仍难逃涉腐追责

更新时间:2018/5/15 16:15:49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佚名

南非前总统雅各布·祖马4月初出庭,就多年前一桩军火腐败案接受法庭初步审理。他曾于2005年因牵扯这桩案件被解除副总统职务。检方2009年在祖马当选总统前宣布撤回相关指控。

今年2月,应南非执政党非洲人国民大会(非国大)要求,祖马辞去总统职务。3月,检方宣布将以欺诈和腐败等16项罪名起诉这名前总统。

除军火案,祖马深陷多起腐败丑闻。两年前,南非宪法法院认定,祖马借私宅安保升级搞奢华装修、动用约2300万美元公款,违反宪法,要求他返还部分装修费。近年来,南非一些政界人士指认印度裔商业豪门古普塔家族利用与祖马的密切关系“霸占政府”,即运用政治影响力谋取私利。

旧案重审难脱身

南非国家总检察长肖恩·亚伯拉罕斯3月16日宣布将以16项罪名起诉祖马,包括一项敲诈罪、两项腐败罪、一项洗钱罪和12项欺诈罪。这些罪名全部与祖马之前涉嫌参与的一起军火交易有关。“这件事必须由审判法庭判定并得到公开讨论”。

另据当地媒体报道,祖马受审时,将有超过200名证人出庭作证。

祖马涉嫌在上世纪90年代接受法国武器制造商泰雷兹公司贿赂,以助后者拿下合同价格达50亿美元的军火合同,其间祖马先后出任夸祖卢-纳塔尔省经济部长和非国大副主席。

检方说,祖马前财务顾问兼多年密友沙比亚·谢克是祖马与法国军火商的“中间人”。祖马涉嫌接受由谢克提供的总计4亿多兰特(1美元约合12兰特)贿金,谢克先后783次向祖马转移这笔钱。

4月6日,祖马出庭就军火案接受初步审理。德班高等法院当天宣布,根据检方及祖马律师请求,此案将推迟至6月8日审理,以便双方准备充分。

这桩军火腐败案多年来经历不少波折。2005年,谢克因两项腐败罪名和一项欺诈罪名被判入狱15年。祖马随后因牵扯案件被时任总统塔博·姆贝基解除副总统职务。

2006年,南非高级法院法官裁定驳回对祖马的腐败指控。2007年,南非国家检察署再次以欺诈、腐败等罪名指控祖马。2008年,彼得马里茨堡高级法院驳回腐败指控,认定祖马是“政治阴谋”受害者。这一判决为祖马参加2009年的总统选举扫清了障碍。

2009年初,南非最高上诉法院推翻下级法院2008年关于祖马涉腐案的判决,祖马再次面临腐败指控。

2009年4月,南非国家检察署决定撤销对祖马的指控。次月,祖马当选总统。

祖马出任总统期间,南非反对党一直致力于敦促法院重审军火腐败案。南非反腐民间机构“公开的秘密”成员亨尼·范维伦说,军火案所涉贿金不是小数目,而且影响南非十多年。

祖马多年来坚称清白,4月初就军火案告诉媒体记者:“他们还在穷追不舍,即便我离开了(政坛),他们还是不放手。”

政商关系玩暧昧

祖马现年75岁,2014年赢得连任。他的第二届任期原定2019年结束。今年2月,非国大决定“召回”总统,即要求祖马离职。祖马辞职后,时任南非副总统、非国大新任主席西里尔·拉马福萨接任总统。

祖马2月14日宣布辞职当天,南非警方突击搜查印度裔商业豪门古普塔家族在约翰内斯堡的住处,逮捕三人。

警方说,精英警察部队“南非之鹰”突查古普塔家族居住的院子和其他房产。路透社报道,古普塔三兄弟中的一人已经离开南非,后遭南非当局通缉。

根据警方声明,突查行动与“弗里德农场案”调查有关。“弗里德农场案”涉及南非自由邦省弗里德镇附近、面向贫困农民的奶牛农场项目。古普塔家族涉嫌利用这一项目侵吞公款。

4月16日,警方再次突查古普塔家族位于约翰内斯堡的一处房产。南非国家检察署一名发言人说,这次搜查同样关联“弗里德农场案”,13人因侵吞大约2000万美元公款而面临指控。

古普塔三兄弟1993年从印度移民至南非,次年成立“撒哈拉电脑”公司,之后逐步建立起横跨电脑、矿业、媒体、能源、航空旅行等领域的商业帝国。

古普塔家族2003年结识当时出任副总统的祖马,之后关系日益密切。祖马的一儿一女曾在古普塔家族企业担任高层,他的妻子也曾在古普塔家族企业任职。

祖马2009年带领非国大在国民议会选举中获胜,成为总统。近年来,南非一些政界人士指认古普塔家族利用与祖马的密切关系“霸占政府”,即运用政治影响力谋取私利。祖马和古普塔家族均予以否认。

2013年,一架负责运送古普塔家族婚礼宾客的私人飞机降落在一座空军基地,引发舆论哗然,原因是那里此前专门接待外国使团和国家元首所乘飞机。

2016年11月,南非监察专员办公室发布调查报告,呼吁检方专项调查古普塔家族。这份355页的报告由时任监察专员图利·马顿塞拉起草,提请国家检察署注意“报告中指认的事件似乎构成了犯罪”。

报告列举了一些与古普塔家族有关的证据。其中一份证据显示,先前不太知名的议员戴维·范鲁延2015年12月曾拜访古普塔家族在约翰内斯堡的住处。次日,他获任命出任财政部长,接替突然被宣布裁撤的时任财长恩兰拉·内内。

有关范鲁延的任命曾在南非国内引发不小风波。不少经济学家当时质疑范鲁延是否有能力应对南非经济不景气。内内被撤换后,南非货币兰特汇率一度创下1美元兑换15兰特的历史低点。4天后,祖马被迫再次更换财长人选。

同在2016年,时任南非财政部副部长麦克比西·约纳斯公开指认古普塔家族想和他“做交易”:只要他听命于这一家族,后者将保证他担任下任财长并给他巨款。

当年3月,“南非之鹰”就祖马之子杜杜扎内涉嫌收受古普塔公司不当利益对涉案双方展开调查。

德新社报道,南非调查记者先前发现,数名祖马政府的部长级官员涉嫌协助古普塔家族赢得商业订单,这一家族同时协助一些政界人士在议会和政府中谋职。杜杜扎内充当了古普塔家族和政府官员进行利益交换的中间人,并从中抽取数百万美元好处费。

巧借名目搞豪装

南非宪法法院2016年下令祖马返还公共财政对其家乡私宅支付的部分改造装修费用,理由是一些改造项目与安保升级无关。

有关祖马私宅改造的争议还要追溯到2014年。当年3月,南非监察专员马顿塞拉发布调查报告,认定祖马位于家乡夸祖卢-纳塔尔省恩坎德拉的私宅改造装修超标,工程还涉及会客中心、牛栏、鸡笼、游泳池和一个圆形剧场,难与“安保”扯上关系。

报告认定,工程耗费公共财政约2300万美元,而祖马“默许”这一奢侈装修,对此负有责任,要求他偿还部分改造费用。

祖马本人没有听从监察报告的建议,而是指定警察部和公共工程部分别开展调查,通过报告形式撇清自身“责任”。其中一份警方调查报告认定,修建游泳池是出于储存“消防”用水的目的。

由11名法官组成的南非宪法法院2016年3月裁定,祖马无视监察专员的报告,没能“支持、捍卫和尊重”宪法。他最终被迫返还了50多万美元装修费。

反腐号角已吹响

去年以来,非国大更加重视反腐。当年3月,非国大发布一份党内政策文件,指出必须打击贪腐、兑现扶贫承诺以及消除党内纷争,以重振支持率。

去年12月,拉马福萨当选非国大党主席。他在当时的党内会议上承诺打击腐败:“抓反腐应该像抓扶贫、就业和消除社会不公一样,以相同力度和目的去做。我们必须以无畏的态度打击党内腐败和渎职。”

他警告商界高层,政府将严查财会和账务违规、偷税漏税、侵吞资产等乱象。

拉马福萨开展了一系列铁腕行动,试图展示不一样的领导人形象。他在今年1月底动身前往瑞士达沃斯参加世界经济论坛前要求撤换深陷腐败丑闻的南非国家电力公司董事会成员。

拉马福萨2月接任南非总统后强调,今后将重点考察政府官员的生活方式,审视其生活水平是否与正当收入相符。

4月初,拉马福萨要求南非“特别调查委员会”调查国家电力公司和南非运输公司的经营不善丑闻。

一份政府公报说,特别调查委员会专门调查南非政府机构、国有资产和公共资金中的不当运作。调查人员将审视这两家国企是否存在“未经批准、违规、无收获或浪费性支出”。

路透社报道,南非国家电力公司牵扯的腐败案与古普塔家族控股企业有关。南非运输公司涉嫌在购置火车机车的过程中有违规活动。

另外,德国思爱普公司今年3月证实,一份内部调查报告显示,这家软件企业曾不当向古普塔家族旗下中介公司支付超过900万美元佣金,让后者协助拿下向南非国家电力公司和南非运输公司提供服务的订单。这种行为涉嫌违规。只是,这家德企称,没有证据显示有人直接向南非政府官员行贿。(中国纪检监察报特约记者 陆致远)


瞭望

扫码关注
宁德市机关党建微信公众号

联系我们

地址:福建省宁德市署前路14号

电话:0593-2565898

邮编:352100

版权所有:中共宁德市委市直机关工作委员会

Copyright(C)www.ndjgdj.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05009068号